九龙坡体育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意甲

男友一直不肯结婚偷听到他和准婆婆的对话我果断分手了

来源: 作者: 2019-11-09 14:06:22

男友一直不肯结婚偷听到他和准婆婆的对话我果断分手了

几人就这么僵持在这里,直到5分钟后,警车赶到。

来的是机动部队一组的组长宋青天,还有手下成向东,顾茜茜,沈邵元和郑永哲。

见桑晚已经制伏了一个人,他们赶紧上前。

成向东要帮着桑晚,他的手刚过去,就有人拦了一下,顺势看去,挡住他的是傅辰熠。

傅辰熠面色淡淡的看着众人,忽然出声道,“谁是负责人?”

宋青天站出来,刚要说我是,但是忽然看清楚眼前的人,他未说完的话哽在喉咙中。

顾茜茜拉着沈邵元的胳膊,极低的声音道,“哎哎,我没看错吧?是傅辰熠吗?”

沈邵元一样的声音回道,“主啊,保佑我们是看错了吧,不然这回可真是捅了马蜂窝了!”

宋青天愣了三秒,这才道,“傅少,怎样是你啊?”

话音落下,桑晚一愣。

难道天叔和傅辰熠是认识的?

桑晚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,傅辰熠已经开口了,“你们是哪一个部门的?”

宋青天眼中略显为难的回道,“机动部队。”

“pTU的怎么管起交通队的事了?你们如今也闲的没事到处上街去抓人吗?”

宋青天脸色更为为难,但却没有说话。

桑晚不悦的皱起眉头来,“你甚么意思?我们抓的是违法犯纪的人,又不是胡乱抓人!”

桑晚对面的顾茜茜和沈邵元拼命地朝她挤眉弄眼,桑晚看到了,但是她生气,忍不住。

傅辰熠淡笑了一下,但是笑容却没有到达眼底,他出声道,“她是新来的吧?”

这话是对宋青天说的。

宋青天立马点头,“是啊,傅少别跟她一般见识,她久不在香港,所以不懂规矩。”

说罢,宋青天赶紧对桑晚使了个眼色,“放人!”

“天叔……”

“放人!”

桑晚心有不甘的松开了手,身前的男人愣是僵了3秒,这才动了一下。

他从傅辰熠的身后闪身出来,摘下自己的墨镜,指着桑晚道,“你有种,给我等着!”

之前傅辰熠闪身将男人的脸给挡住了,众人只道是桑晚惹了傅辰熠,却没想到从傅辰熠身后出来的人,竟然是腾夜骆!

霎时,空气都似是凝结了一般,所有人都瞪大眼睛,不可置信的看着腾夜骆,心中万念俱灰的瞬间,仍旧期待这一切都是一场梦。

桑晚出国读书五年,根本不知道如今的香港有什么样的潜规则。

全部警队上下都信奉一句话:宁可去惹死神,也千万别去招惹腾夜骆这尊煞神,因为死神会让你死得痛快一点,但腾夜骆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。

可偏偏今天桑晚第一天上班,就把腾夜骆给惹了。

所有人都替桑晚捏了一把冷汗。

桑晚本人还没有意识到危险的降临,如果不是宋青天拦着,她还要跟腾夜骆吵上几句。

宋青天道,“实在不好意思,她不知道骆少的身份,所以出了些误会。”

腾夜骆盛气凌人的道,“误会?1句误会就能解决了?”

桑晚瞪眼道,“不然你想怎样?你违纪还有理了?”

腾夜骆狠狠地盯着桑晚的脸,宋青天提前1声怒喝,“谁叫你这么没规矩的?你今天有听指令行事吗?别你一个人不懂事还想要连累全部机动部队!茜茜,阿元,你们把她带下去!”

“哦。”

顾茜茜和沈邵元赶忙把倔驴一样的桑晚给拖走了。

宋青天转头对腾夜骆和傅辰熠赔不是,腾夜骆是没想草草了事的,但傅辰熠却很低的声音道,“今天差不多得了,一会儿警车来的更多,面子不要了啊?”

腾夜骆就活这张脸呢,闻言,他不宁愿也得暂且压下这口气。

桑晚被拽上车,关上车门之后,她皱眉道,“你们干什么?他们两个什么人?你们干嘛跟见了总统似的?”

顾茜茜道,“见到总统我们也不至于啊,姑奶奶,你这回可是捅了马蜂窝了!”

桑晚不解,沈邵元道,“别跟我说,香港腾氏和傅氏你没听说过?”

桑晚正在气头上,哪里还能思考,顺势道,“不知道!”

沈邵元道,“那新光大厦,恒茂大厦,永利商场你总知道吧?”

桑晚不语,沈邵元道,“我告知你,那些都是腾氏的,是你今天扭着手的那个男人家的!”

桑晚瞪眼道,“那又怎么样?就因为他家有钱,所以法律就对他没有约束力了?”

沈邵元做出一副无可救药的样子,捂了把脸,这才道,“行,有钱的你不怕,有势的你怕不怕?傅辰熠他爸就是早年的恒兴社社长!”

听到恒兴社,桑晚终究有了些反应。

恒兴社是三十年前香港最大的民间社团组织,香港有七成以上的地下赌场,钱庄乃至是一些医疗机构,都是由它在掌控着。

有人说恒兴社是黑帮社团,因为帮派下边也会时不时的发生大大小小的争抢地盘事件,乃至更有人说他从事着非法交易,不过这些都没有被警方抓到痛处,所以严格意义上讲,不能把恒兴社定义为黑帮组织。

见桑晚有些楞冲,沈邵元道,“知道害怕了吧?在香港没有人敢惹腾夜骆和傅辰熠,除非他是活的腻歪了!”

正说着,车门再次被人拉开,宋青天迈步上车。

郑永哲开车返回警局,车上,气氛有些为难和压抑。

最后终是桑晚先开口,她看向宋青天,“天叔……我给你惹麻烦了是吗?”

宋青天看向桑晚,叹了口气,“桑晚,你别怪天叔刚才跟你说话口气差,当着腾夜骆和傅辰熠的面,我只能这么做,不然今天你就走不了了。”

桑晚心底1酸,“我知道。”

宋青天继续叹气,“我老了,还有一年就退休了,我真的不想临退休之前,还看到我手下的人出什么事。桑晚,我知道,你恪守本分,这是好事,这也是我当年刚入警队一直坚持,但现在却心有余而力不足的。”

话音落下,车中一片安静,顾茜茜和沈邵元都低下头来。

“都说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,但是这样的话,也不过是堂而皇之而已,这个世界上总是有许多我们办不到的事,有些人一辈子看不到,就宁愿相信这个世界上黑是黑,白是白,从未有过灰色地带,可你今天第一天当值就撞上了,也是没有办法的事,怪我,我事先没给你提个醒。”

桑晚心中说不出的烦闷,似是堵了一块什么东西,上不去也下不来,唇瓣轻启,她也只能轻声道,“天叔,你别这么说,这次是我冲动了。”

顿了一下之后,她又道,“按茜茜和阿元说的,腾夜骆那样的性格,他会不会找我们组的麻烦啊?”

这点也是宋青天最担心的,摇了摇头,他诚实的道,“我不知道。”

桑晚皱起眉头来,心中已暗下决心,这次的事情是她自己惹出来的,不管结局如何,她都不能连累同事。

不得不说,腾夜骆的速度也真够快,事发之后的第二天,桑晚就被叫到了机动部队总指挥官的办公室。

见到坐在座位处的陈明,桑晚立正敬礼,“pC3238,报告。”

陈明道,“坐吧。”

桑晚坐在了陈明的对面,陈明脸上看不出喜怒,沉默数秒,他出声道,“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啊?”

桑晚眼中闪过一抹为难,上次看到陈明,是她得到了训练时期的最优秀警员奖,他颁奖给她。

见桑晚沉默,陈明道,“你知道我为何叫你来吗?”

桑晚点头。

陈明叹了口气,然后道,“想必他们已经跟你说了,金三角有三不管,香港有两不惹,而你偏偏刚入职就惹了他们两个,你说我该说你点什么才好。”

桑晚心中虽不服气,她自认为依法办事,没有做错甚么,但是另一方面,人还是要向现实低头的,尤其是在一个人可能影响全队的时候。

唇瓣轻启,桑晚道,“陈部长,这件事是我自己考虑不周,我误把腾夜骆当作是地下飙车党,如果上头有什么不满,尽管对我一个人做出惩罚,我不希望这件事连累到一组的其他成员。”

陈明道,“看你说的,不管你是不是抓错人,你总归是依法办事,我们上头怎么会有不满,只是……”

陈明无奈的叹了口气,“我也是今天早上才接到上头的命令,上头决定暂时调派你去交通部。”

桑晚顿时瞪大眼睛,甚么?

“为什么要调派我去交通部?”

陈明道,“决定不是我能做的,我已尽我所能,向上面保证了你是一个恪尽职守的优秀警员,如果失去你,将是警队的一大损失,至于其他的……我也无能为力了。”

桑晚依旧不说话,陈明安抚道,“桑晚,你我都心知肚明,突然对你下调令,一定是有人在背后使劲儿,交通部那边我已经打过招呼,你到那边以后,他们都会好好照顾你,你不用担心。”

桑晚很努力地克制着情绪,“陈部长,那我什么时候才能回来?”

陈明摇了摇头。

桑晚红了眼睛。

她之所以选择机动部队是有原因的,因为她爸爸当初就是机动部队的一员,在十几年前因公殉职,她要继承她爸爸的遗言。

从陈明的办公室回去一组的时候,全组上下都担心的看着她,得知桑晚要被派到交通部,成向东第一个决定要跟她一起去。

宋青天也觉得有个人在身边照顾她也好,所以就答应了。

在这以后的一个星期里,桑晚和成向东算是体会到甚么叫做另类的生不如死。

穿上交警的制服,他们本以为只要做好本分就行了,可谁知道中环一带突然违章停车数量激增,几乎达到五十步一辆的地步。

两人光是超罚单就抄到断手,更何况这些突然冒出来的车主们,一个个像是吃了枪药一般,动辄就问候对方的母亲,有好几次,要不是成向东拦着,桑晚就要打人了。

“桑晚,桑晚……你冷静一点,这都是阴谋,如果你真的动手了,他们一定会告你的,到时候别说是转回机动部队,你连交警这身制服都要脱下来了!”

桑晚忍气吞声,好多次都是咬牙挺着。

平均每天抄大几十上百的罚单,被对方用各种刺耳的语言骂上百句,身心俱疲。

如果不是每天晚上到家附近的‘回春堂’按摩的话,桑晚真心觉得自己浑身的骨头会散了架。

想到这些日子来受的窝囊气,桑晚全部人都不好了,从回春堂出来,身旁跟着一群火伴。

桑晚道,“走吧,去我家吃宵夜。”

顾茜茜立马欢呼着道,“我最喜欢吃美芝姐做的叉烧饭了!”

沈邵元道,“吃吃吃,就知道吃,你说你长肉还不长胸,活着甚么意思啊?”

顾茜茜咻的瞪过去,皱眉道,“大嘴元,你少说两句能憋死你啊?我是爱吃,你不也是奔着梁记的酸梅汤去的嘛!”

提起酸梅汤,沈邵元笑着对桑晚道,“你家的酸梅汤真是1绝,我现在每天要是不喝一杯你家的酸梅汤,总觉得浑身上下都不舒服。”

“你那是皮紧了找抽!”顾茜茜道。

一行人连说带闹的来到了位于深水埗里面的梁记茶餐厅,这里是桑晚妈妈梁美芝开的店。

邻近们之前,桑晚还不忘嘱咐,“千万别说漏嘴了啊,就说我们一起加班。”

顾茜茜点头道,“放心吧。”

一行人推开店门进去,门上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声响,伙计阿莱下意识的出声招呼,“里面请……啊,是你们啊。”

桑晚拍了拍阿莱的肩膀,“快点给他们拿几杯酸梅汤来,有个都等的不行了。”

阿莱闪身去倒酸梅汤,此时从后厨迈步出来一个五十上下的中年女人,微胖,但长得漂亮,一眼就能看出跟桑晚有六七分像。

顾茜茜等人都嘴甜的叫道,“美芝姐。”

梁美芝笑着迎出来,“刚才我还跟他们几个念道呢,来来来,快坐下,你不是爱吃我做的叉烧嘛,我做好了,一会儿叫他们给你端上来。”

顾茜茜笑的眼睛都弯起来了,“谢谢美芝姐。”

选了个位置,几人落座,有吃有喝,梁美芝道,“怎么你们最近这么忙的?每天都好晚才下班。”

沈邵元道,“我们加班。”

“你们机动部队的警员还需要加班吗?最近哪里不太平啊?”

“嗐,还不是中环那一带,好多违章停车,上头派我们过去帮忙。”

梁美芝道,“我也听说了,中环那边突然多了好些个违章停车的,怎样好端端的会这样?”

“可不是好端端的,您问桑晚怎么有那末大的胆子惹他们……”

话音落下,全部饭桌都安静了,所有人都一眨不眨的看着满嘴叉烧饭的顾茜茜,她抬起头来,对上每一个人的视线,直到三秒之后,自己忽然惊觉漏了嘴,她闭上眼睛,就差伸手打自己一巴掌了。

托顾茜茜这张大嘴巴的福,桑晚惹了腾夜骆的事情,终究还是没能瞒住。

其实桑晚倒不是害怕梁美芝知道她被调去了交通部,实则是

喜欢请点个赞,字数限制不能更完请理解,添+微信公众号:kanshu69 输入关键字096可以很方便的看到全本小说。

印度真油

万艾可官方网站

印度神油网上叫什么

相关推荐